歡迎來到中國甘肅演藝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群星璀璨
甘肅省曲藝團(徐玉蘭)
作者: 來源: 更新于:2014-07-25 閱讀:0

  徐玉蘭藝術檔案

  徐玉蘭,女,國家一級演員職稱,是甘肅最有影響的河南墜子演員。

  徐玉蘭1932年11月出生,原籍山東濟寧市。幼年隨母學唱山東犁花大鼓,后改唱河南墜子,九歲登臺演出。先后在濟寧市、天津市、合肥市、上海市、南京市、鄭州市等地演出,飽嘗了顛沛流離的舊藝人生活。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后,徐玉蘭于1952年參加山東省人民廣播電臺曲藝隊。1957年,徐玉蘭來到甘肅,先后任甘肅人民廣播電臺說唱隊、甘肅省民族歌舞團、甘肅省雜技團、甘肅省歌舞團曲藝隊、甘肅省曲藝隊、甘肅省曲藝團河南墜子演員。曾任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甘肅省第二、三、四屆委員會委員,后又任中國曲藝家協會理事,甘肅省文化藝術界聯合會第一、二屆委員、中國戲劇家協會甘肅分會理事、中國曲藝家協會甘肅省分會籌備組成員、甘肅省曲藝家協會顧問等職,1987年在甘肅省曲藝團退休至今。
徐玉蘭在河南墜子表演實踐中,吸收了墜子藝術南、北兩派的優點,綜合了越劇、呂劇、評劇、山東犁花大鼓、山東琴書及地方民歌等眾家所長,在語言表達上也突破了河南地方方言土語的限制,注意以自己的特長,把握唱腔節奏和旋律的變化,創造故事環境,表現人物感情,自成風格。

  徐玉蘭出身于曲藝世家,父母都是山東犁花大鼓藝人。她在來甘肅工作前便在江蘇、河南、天津、河北、上海、山東等地有著廣泛的觀眾基礎。徐玉蘭演唱的河南墜子嗓音醇厚,音域寬闊,氣壯腔圓,在發音、咬字、吐氣、噴聲等唱腔的表現方面運用自如。她以墜子的旋律為母體,又廣泛吸納了越劇、黃梅戲、京劇、豫劇、民歌等姊妹藝術的音調加以糅合,突破了墜子原節拍的限制,在演出實踐中逐漸形成了曲頭空拍起板,曲尾歸音的行腔特色,創造了獨樹一幟的“徐派墜子”。

  《林沖發配》是徐玉蘭的代表作,分為“別鄉親”、“別岳丈”、“別妻”、三個部分。表演的核心在“別”字上,表演的高潮和重點在“別妻”。徐玉蘭演唱該曲目時充分把握人物內心,分別以“悲”、“憤”、“恨”、“嘆”四個主要情緒特征。做到悲而不喪,憤而不發、恨而不亂、嘆而不頹。這不喪、不發、不亂、不頹等四點,正是徐玉蘭正確處理故事中人物在規定情節中的精妙之處。曲目開始兩句“閑言碎語不多論,表一表(那)林沖發配去充軍?!蔽扛爬ㄐ緣母僖?,起提綱挈領的作用。徐玉蘭前半句行腔簡潔,中規中距,不飾任何雕琢,古樸大方?!跋醒浴繃階忠災蟹嬪し⒁?,聲音渾厚、扎實,起到吸引聽眾的作用。后半句為全曲目的主旨概要,“表一表”用樓上樓的高難演唱技巧,即這三個字使用三疊腔,一個比一個發音升高。當高音余音下行,未散之際,又巧借余音效果墊加一發音較短的襯字“那”,然后一頓,用洪亮的嗓音唱出“林沖”這個主要名詞,用噴口的方法念出“發配”核心名詞,“去充軍”使用委婉的行腔,“軍”字特別采用變化曲折的拖腔。

  在“別鄉親”一段的表演中,主人公的情緒以愧疚為主,徐玉蘭在演唱中善于運用情緒對比來強化人物心理。鄉鄰送別林沖的感情可以從“啊——尊一聲林教頭慢些走,我們大家備些(個)水酒表寸心?!幣瘓淶玫餃嫣逑??!鞍 鷚簧紙掏仿┳摺鼻鞍刖淶囊衾中閱畎?,似唱非唱,用符合生活化的關切語氣問候林沖;后半句唱出“慢些走”三字。全句表現形式靈活貼切,飽含了眾鄉親對這位失意英雄的敬重和同情。面對相鄰的真情厚意,林沖滿面羞愧,想到陸謙的丑惡,再面對相鄰的真情,發自內心地唱出“素日里我和各位不親近,反到來近日備酒很熱心?!鼻鞍刖溆眉蚨痰裊拷洗笊ひ羥康鰲安磺捉?,正是主人公的反躬自??;后半句行腔不見氣口,語調低緩,節奏中速,“備酒”和“很熱心”之間演唱連接巧妙,重點詞在“很熱心”三字上。正是通過演唱冷、熱調劑,行腔上的情緒對比,才能有激起男兒雄心,認清了世道人心,林沖心中一股豪情勃然涌動,發出“仇報仇來恩報恩”的愿望。

  “別岳丈”一節是本曲目中敘述成分較多的部分。林沖與岳丈張教頭在這里主要商議解決關于休妻一事,所以整體唱腔相對平穩。由于對話比重較大,徐玉蘭在處理跳進跳出上表現得游刃有余,自然貼切,不露痕跡,不給聽眾造成任何錯覺。如用“岳父啊”、“噢”等類似戲曲演唱中叫板的方法,完成人物角色的轉化。在演唱中對張教頭人物的處理以解勸、無奈、傷心為主。如“林沖你把我當作什么人”的“當作”兩字的顫音等行腔,細小之處體現這位長者深愛自己女婿的細膩心理。

  “別妻”是全曲目的高潮段落,也是唱腔情緒宣泄的頂點。這段唱腔處理以柔口為主。林沖與張貞娘就休妻發生的情感沖突,徐玉蘭用變嗓這一演唱技巧區分人物,林沖在發音大嗓基礎上突出剛音,行腔較為簡潔;張貞娘發音適當融入小嗓,行腔委婉細膩,變的靈活自如,而且有力地推進劇情的前進。張貞娘的大量哭腔唱段借鑒了豫劇等地方戲旦角的悲調唱法,如“如若是官人在中途遭不幸”中“途”字的揉腔、“官人啊——”的哭腔叫頭等。其中張貞娘昏死蘇醒后的一段細節描寫表現了徐玉蘭唱腔的變化多端。特別是在“貞娘”兩字上的揉腔和擺腔技巧,都起到了非常好的感人效果。下面的兩個“只哭得”令人鼻酸、心裂不已。這段唱腔徐玉蘭在字、腔、氣三方面表現出很高的藝術技巧。做到氣和字圓,音圓字正。上字音完,下字有不可不出之勢。行腔俏麗,圓轉如珠,氣韻生動?;璧購蟮那讕瘸【案氰蜩蛉縞?。

  河南墜子表演中念白較少,但徐玉蘭不因其少而不加重視,反因其少而越加重視。巧妙地運用不同的念白來刻畫人物是她在該曲目中的突出特征。在韻白處理上,主要在聲調處理時以北方發音,特別以中州發音為主,常用高平調念法。尾音自然而有力上挑,使得尾音收煞有力。她根據不同人物的情感,精心安排,組成富有音樂性的語言。念白對比鮮明、強烈。突出抑揚頓挫、長短疾徐的對比,語調高低變化的幅度大,形成了一種音韻波浪,因此極有生氣,常常是出語驚人。
徐玉蘭的表情豐富,身段優美。如在處理林沖這一人物時,多采取側面子午像站法,昂首鶴立,身形棱角突出,英氣十足;眼神以怒目、憂目、憤目為主,常表現有限的無奈之像。張貞娘的塑造借鑒戲曲正旦的身段,以柔美見長,但僅僅是點到為止,并適當加以拭淚、掩鼻、顫抖等小動作;兩個解差最后的亮相吸收了京劇《野豬林》中表演,側向站立,身體后傾,做出仰望狀,右手握半拳,豎起大拇指;面部表情兇惡,嘴角下拉,眼神斜睨。

  徐玉蘭的出現,對河南墜子的發展產生了很大影響。受到上流社會和文人的追捧。身在山東的河南墜子演員中,佼佼者當數徐玉蘭。她的代表曲目除《林沖發配》外,還有《寶玉哭黛玉》、、《晴雯補裘》、《十女夸夫》、《小黑驢》等,她既能演唱極為抒情的曲目,又能演唱氣勢恢弘的唱段,顯示出她卓越的藝術才能。特別是經過京劇武生泰斗蓋叫天親手指點的《林沖發配》,動作干凈,氣勢恢弘,堪稱一絕。1959年徐玉蘭在北京懷仁堂演唱此曲目時,聲情并茂,收到了周恩來、朱德、陳云等中央領導人的一直夸贊。

  徐玉蘭到甘肅后,在繼承傳統曲目的同時,不斷創作新曲目,以其獨特的嗓音,流暢的曲調,充滿激情地歌唱新社會的新風貌,并發展了“徐派”墜子唱法,令人耳目一新。她先后與他人合作相繼創作演唱了《老哥兒倆下棋》、《趕集》、《韓英見娘》、《護苗》、《四十把搞頭》等曲目,都產生了極大的社會影響。正是由于她不斷創新,成為河南墜子在甘肅的代表人物。

  徐玉蘭很注意培養中青年墜子演員,她敢于沖破師門禁忌,將自己的演唱技巧和演唱風格傳于后人,如中央廣播說唱團的劉慧琴、河南省曲藝團的李小娟、甘肅省曲藝團的劉東穎都曾受教于徐玉蘭門下,還有相當一批青年墜子演員正是由于徐玉蘭的努力實踐和敬業精神。河南墜子在甘肅的影響不斷擴大,也使得河南墜子深深地扎根于甘肅這片熱土。徐玉蘭的成就不僅在甘肅,而且在河南、山東、北京、天津、江蘇、湖北、安徽等地擁有相當高的藝術地位。

徐楓2005年6月輯錄于蘭州酣書齋